李兴骏专栏|我们热爱金牌 却不止热爱金牌

近日如火如荼的奥运赛程已然落下帷幕,中国代表团本次的强悍表现足以证明中国的体育事业纵使在全球疫情肆虐的背景下,仍然获得长足的发展,令人欣慰。不过时至今日,在中国已经拥有强大国力的现实情况下,国人似乎应该沉下心来思忖一下:金牌,到底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

谈及这个问题之前,不妨回溯历史,找找奥林匹克的本源。国际奥委会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定义新增加了一个“更团结”。诚然,这个词同先前的更高、更快、更强似乎是两个方向的词语。体育应该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本身不错,抛开这些东西谈体育,痴人说梦。在运动场上斩金夺银,为了国家荣誉而战也是运动员应尽的义务,人们热爱金牌,凭借其获得民族认同感和自豪感,无可厚非。

但是体育和运动的本质呢?众所周知,奥林匹克运动会最早的出现目的是代替战争的存在,体育与运动会本身就是人类精神文明发展的体现,在新时代的今天,人类素质空前提高,在这种背景下,提出有别于传统体育理念中的“更团结”,是符合时代潮流的。

其实在我看来,国际奥委会号召的团结,本不鲜见于运动员之间,真正的问题其实出在了广大的看客身上。在网民互相口诛笔伐,各国人民在社交网站上骂的有来有回津津乐道的时候,我们却不难看见比赛场上各国运动员之间的温情时刻,印尼运动员斩获了本场比赛国家第一枚金牌,惜败的中国运动员却送上了祝贺的拥抱,在网民征伐伊藤美成的家教和行为的时候,中国运动员却能与之握手言和,互换礼物……

本场比赛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张照片,是盛装舞步个人赛颁奖典礼上,三位获奖运动员开怀大笑的场面。位列第二的是如今世界排名第一的舞步女王伊莎贝尔·维特,位列第三的是卫冕冠军夏洛特·杜雅尔丹。按照道理,他们都有资格站上冠军的领奖台,应该感到遗憾才对,但是他们却能够同冠军杰西卡站在一起开怀大笑。纵使体育的最初目的是代替战争,赢得国家荣誉,但是今时今日,体育应该被赋予一些新的情怀了。

有一次在餐桌上我的教练曾向我们感慨,虽然现在号召“马术不论输赢”,可是实际上又如何能不论输赢呢?得了冠军,就是名誉加身,众人追捧,上级表彰,下级羡煞;不拿成绩,那就是冷眼相待,报告批评。

竞技体育发展的几十年来,恰恰经历的是中国从一贫如洗走出去,民族自豪感全无到如今发展的一个阶段,这其中不乏功利主义和跃进主义的弊端。虽然这些年来已经有明显改观,但是体育带给人们的感觉惯性尚未消失,他们总觉得运动员用着纳税人的钱进行训练,拿不到奖那便是罪过。或许,在以前这确实是对的,成绩就是金科玉律。可是如今在我们已然强大到不需要唯金牌论和功利主义来一叶障目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给予没有拿到金牌的人更多的包容和温暖?其实,这些人们追求的根本不是金牌,缺少的也根本不只是对运动员的包容,究其本质,其实是在现代社会中功利主义对人们长期熏陶的结果。这种非功即过的精神影响了一代代在工业社会中长起来的人们,使之躁动不安,却忘却了人性中的包容和认可。

人们因为不同的原因来到赛场,有人为了生计不懈打拼,这其中就有著名的体操妈妈丘索维金娜和年龄最小的全红婵;也有人为了情怀和追求,例如俄罗斯的梅尔库洛娃和澳大利亚的玛丽汉娜。但是不论什么原因,能够走到奥运赛场,一定不乏的是对所从事运动的热爱,也一定不缺流下的汗水与泪水。这些人的筚路蓝缕早就已经值得所有人的掌声和肯定。既然人们选择了体育而非战争,那么我们便应该追求一些金牌之外的东西,情怀也好,精神也罢。我们热爱金牌,却不止热爱金牌,仔细发掘,便会发现,有许多超脱于世俗和名利以外的东西,更加值得我们去热爱。

作者介绍

李兴骏,盛装舞步骑手,受训于新疆马术队和上海森林骑士俱乐部,即将就读于北京体育大学,接触马术十余年,2019年正式参加盛装舞步训练。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盛装舞步项目预选赛团体第二名和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盛装舞步项目社会俱乐部甲组个人第三名。

本文为搜狐马术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